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奇幻 > 天眼神功

更新時間:2019-10-04 12:55:04

天眼神功 連載中

天眼神功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微笑面對世界 分類:奇幻 主角:柳樹生穆彤

主角叫柳樹生穆彤的小說叫《天眼神功》,它的作者是微笑面對世界寫的一本都市異能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出身顯赫,幼年意外與家人失散;因禍得福,被世外高人收養,練就天眼神功!大學期間,辦企業,擁有財富巨萬!認祖歸宗,從此踏上仕途之路!從基層做起,斗貪官,除黑幫,終登高位!其傳奇經歷,令人贊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天眼神功 第六章至第十章妙手治病 免費試讀

第六章至第十章妙手治病

九月九日一天一天的臨近,柳樹生心里是越來越著急,老天爺依然是滴雨不下。穆國興知道得不到無根水天眼神功就練不成,又要再等一年,心中煩惱異常,就連同宿舍的幾個人死黨也覺察到了,沒有一個人敢去招惹他。

一直到九月九日早上,才見天空陰云密布,似要下雨的樣子。這天早上柳樹生早早就把爺爺給的銅盤銅壺備好,一心只盼著雨早已點下來。

十點時正在上課的柳樹生,聽到轟隆隆的一陣雷聲過后,雨就嘩嘩的下了起來。此時他也顧不得老師和同學們驚訝的目光,急忙沖出了教室回到了宿舍,拿起備好的東西就往小山上跑。

這個地方柳樹生早就看好了,隱隱有一股天地之氣匯集在此,在這里取的無根水效果更佳。剛剛接好了無根水,雨就驟然停止了,就好像老天爺專門來給柳樹生送水一樣。柳樹生一邊納悶一邊暗自慶幸,渾身濕淋淋的回到了宿舍。

“老大你瘋了,下著大雨你就向外跑,吳道之老先生大發脾氣,說他上課時還從沒人中途溜號,你是第一個,他讓你去他的辦公室一趟”老四王海東一臉焦急的說。

老三劉義文也急忙跟著說“老大,你這次慘了,要知道吳道之老先生是經濟學界的泰斗,平時從來不講課,現在中央重視經濟工作,為了多培養經濟人才,學校幾次相請才肯出山,今天是他第一次給學生上課就出了你這樣的事,系里不收拾你才怪哪!”

李軍平時最佩服柳樹生,此時也急的在宿舍里直轉圈,嘴里一個勁的嘟囔著;“壞了,壞了這可怎么辦呢”

柳樹生微微一笑“今天我辦了一件大事,就是挨批也值了。”

“什么大事”三人急急的。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切!”三兄弟一起對柳樹生豎起了中指。

柳樹生心想:今天還真是巧了,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要等吳老講課是才下雨,不管怎樣今天也是自己做的不對,去認個錯也是應該的。想必吳老那么大的學問家,也不會故意難為自己吧。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何況爺爺也曾講過變通之道,變即是改,改了不就通了嗎?

換好了衣服,柳樹生就向系里的辦公室走去。一問才知道吳老不在系里辦公。原來國家給吳老備了一棟小樓,吳老工作、生活都在那里。

出了系里一路詢問柳樹生才找到了吳老的住所,只見一棟紅墻小樓隱在綠影之中,小樓的一腳爬滿了綠色植物,院內葡萄架上果實累累。

柳樹生站在門口按了好一陣子的門鈴,才見有人出來開門。

“咦,這不是小柳樹嗎,你來找誰啊?”只見一個長的非常漂亮的十八九歲小姑娘。

柳樹生見這小姑娘像是在哪里見過又不敢確定,連忙笑嘻嘻的說道“你好,我是吳老的學生,今天在課堂上多有失禮,特來向吳老請罪,你是誰,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

“你不就是鋼棒女郎穆彤的小弟弟嗎,你這樣的大名人小女子豈能不識。至于我是誰,你就不必知道了”原來這小姑娘正是吳老的寶貝孫女吳茵,也是柳樹生的崇拜者之一。只不過當她聽說鋼棒女郎與他的事后,女孩的矜持心所致,就遠離了柳樹生,今天一見難免心里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

“茵茵,是誰啊?怎么不請客人進來啊”一聲蒼老的聲音在門里。

“爺爺,是一個叫柳樹生的人,他說是您的學生,專門來請罪的。”

“哦,那就叫他進來吧,一個門里一個門外的講話也不方便啊。”

柳樹生心中忐忑不安的走進了院內,一見到吳老就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吳老,學生是柳樹生,今天上課時因奉了爺爺之命,必須在下雨時去取一樣極為重要的物品,事過緊急所以未能及時請假,唐突了吳老,現在特來請罪,萬望吳老海涵。”說著又是深深的一禮。

吳老見柳樹生彬彬有禮,人又長的玉樹臨風,不由的心中生出好感,就開口說道“既然你是奉了爺之命,不顧風雨也要去取,這也是信義之舉,此事就此了之,不必再談了。但是你現在是一個學生,當以學業為主,今后再不可如此了。”

“謝吳老教誨,學生必不敢忘,我爺爺也曾對我說過,當今之世,中興之象已呈現,經濟之術乃治國之根本切不可相輕。今后學生必定認真師從吳老,學好本領報效國家”柳樹生不卑不亢的一席話說的吳老是頻頻點頭心中想道:是啊,以前國家不重視經濟之道,發展緩慢,自己的幾篇經濟著作還被拿出來批判,受盡了屈辱。現如今國家高層重視經濟發展,已經知道了落后就要挨打這個道理。前幾天中央幾位最高層領導向自己問計于經濟之策時,深感后繼無人,殷切希望自己出山,為國家培育和發現人才。今天這個學生能有如此見識實在難得,想到這里一股愛才之心油然而升“來來,樹生同學咱們屋里談。”

進到小樓在客廳里落座后,一股藥香傳來,柳樹生問吳老:“請問老師,家中可有人生病?可是心脈之疾?”吳老一聽大感奇怪,自己老伴心臟病已有近二十年了,怎么這個學生還能聞藥香而知病因,太不可思議了。

“樹生同學,你懂醫?”吳老疑惑的。

“老師,我爺爺是我們那里非常有名的老中醫,人稱老神仙,活人無數。我從五歲時即跟爺爺學醫,聞藥香而知病因只是行醫者基本常識而已,不足為奇。”

吳老聽后驚奇萬分,有這樣本領還說是基本常識,還不足為奇,這要是讓京城那些專家教授們知道了,還不要一個個發瘋啊。這個學生不是真有才,就是一個瘋子。就連吳老一旁的孫是撇了撇嘴,滿臉的不相信。

“生病的是我的老伴,已有快二十年了,請了好多專家教授也沒能治好,醫院也是沒有辦法了。老伴堅持要回家治療,說是死也要死在家里,現在只是一天挨一天了。”吳老的意思是那么多的專家教授都不行,你一個年輕的學生就能把病治好?別異想天開了。

吳老聽說后也不多言,帶著柳樹生來到樓上的病床前。只見病人臉色蠟黃,雙眼眍,如不是還有微微的呼吸,簡直就是一俱僵尸。

柳樹生細細的診了一下脈,仔細的從細微不同的脈象里辨別著,一直過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才同吳老一起走下樓來。

“師母之病是在陰寒之地悲憤過度所致,也不全是心臟病所致”柳樹生此時在心里已經有了把握,慢慢的說道。

“你說的太對了,的確如此,只是不知還有救嗎”吳老聽到柳樹生的話,眼睛一亮急切的。

吳老與妻子是大學里的同學,兩人恩愛異常。在經濟領域里吳老還不及老伴的名望。早年間兩人一起出了幾部經濟著作,在吳老被批斗時她一人承擔了全部,被趕到北疆受盡折磨。病因就是從那時得的。

吳老一直以為是自己害了妻子,深深內疚。平反后就遍請名醫,但一直沒有效果。今天見到這個年輕的學生一口說出病因,不由燃起一絲希望。

柳樹生緩緩說道“師母病體已久,再加上以前用藥不當,只需用藥慢慢調理,估計最多一月即可痊愈”吳老一聽大喜異常,忙說“有救就好,有救就好”

“老師,您相信我嗎?如果相信我的話從現在起,其他的藥物就不要再服用了,您稍等我去去就來”說著向宿舍跑去。

到了宿舍樓前,柳樹生見穆彤及李軍幾人正焦急等在哪里,一見面就“怎么樣了,沒事吧,都快把我們急死了”

“沒事,沒事,我去拿樣東西救人,幫我把飯打回了,我還要出去一下”說著柳樹生就回到宿舍拿了東西又飛奔而去,惹得穆彤等人莫名其妙。

到了吳老家,拿出一瓷瓶,對吳老說“請拿一個小湯匙過來。”柳樹生同吳老一起來到病床前,把服用的方法仔細對吳老說了一遍,親自把百花蜜酒給病人服下,讓吳老扶起病人,雙手緊貼病人的后背,將一股真氣徐徐注入病人體內。許久,只見病人長長出了一口氣,腹內一陣咕嚕亂響,面色上也出現了一絲紅潤。

“等一會給病人喂50毫升水喝,兩小時后病人可有排泄物,再喂同等量的水一直如此,不可間斷。我明天再來。”柳樹生說完也不顧吳老挽留吃飯,就辭別而去。

第七章(神功初成)

九月九日的夜晚,天色一片漆黑,校園里路燈也時明時暗,從圖書館出來柳樹生把穆彤送回宿舍樓下,同莫慧蘭等人一陣八卦后才回到宿舍,看了看宿舍里的幾個舍友,正在呼呼大睡,晚飯后一場高強度訓練,透支了他們的體力。

看了看時間已到,柳樹生拿起早已準備好的東西,來到小山上,運功聽了聽,周圍只聽螻蟻之聲,并無人蹤,拿出小冊子照法練功,由于從小練習,功力十足,就像一層窗戶紙一樣一捅就破,天地之氣匯入一身直貫天庭,只覺得印堂處一陣裂痛難忍,忙拿出無根水中三片柳葉貼上,頓時覺得心清目明痛感頓消,腦海里像萬花筒一樣變化多端。柳樹生知道大功已成,忙氣沉丹田運功貯氣。他聽老神仙爺爺講過功力初成后要過十二個時辰才能使用,柳樹生就此打坐起來。

上午一下課剛回到宿舍,老三劉亦文神秘兮兮的湊了過來“老大,樓下有一個美女找你。”柳樹生從窗子探頭一看,只見是吳老的孫女:“小柳樹快下來,我爺爺請你去。”頓時男生樓一片大嘩:“小柳樹快下來,小柳樹快下開。”嬉笑聲不絕于耳。老四王海東說“老大你真厲害,又釣上一個美女,不知你的穆彤姐姐知道可怎么辦?”

“別瞎說那是吳教授的孫女,請我去給她奶奶治病。”

“老大,你什么時候又會給人看病了”老四一臉崇拜的說。柳樹生穿上衣服一邊向外走一邊說:“本老大的本事大著呢,你就慢慢的崇拜吧!”

來到吳老家,只見一男一女兩個四十幾歲的人和吳老正在等候,一見柳樹生快步迎了上來,那男的緊緊握住柳樹生得手說:“謝謝你小老弟,救了我的母親!”眼中竟然閃出淚光。

吳老走上前來,笑呵呵的說“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兒子吳涵宇,兒媳劉淑珍,現在江北省工作,昨天晚上聽說病有好轉,連夜坐飛機趕了回來。”

“爺爺,還有我那,你怎么就不介紹了!”一旁的吳老的孫女,噘起嘴巴滿臉不高興的說。

“呵呵,這是我的孫女吳茵,中文系的,你們同級,我還以為你們認識哪!”

“他是名人,今年高考狀元,又是鋼棒女郎穆彤的弟弟,玩一個鋼圈把孫大少嚇跑,兩萬米長跑三十二分,一萬米十公斤負重十七分的怪胎,現在學校誰不認識他啊,只是他不認識我罷了!”柳樹生一聽,自己在學校還有這么大的名氣,一時呆了,心想:今后還是要低調一點,免得惹事生非。想到此遂說:“你說的事我還真沒注意,確實是太張狂了,令大家恥笑,今后一定改之。”

吳涵宇兩口子聽到這一番話,除了感到驚訝之外,均想這小伙子不錯,難得小小年紀知錯即該,卻也是可造就之才,假以時日必定前途無量。

柳樹生問了問病人的情況,又上樓給病人把了把脈,感到脈象沉穩,將百花蜜酒加了少許的量,給病人服下,一番運功發力,只見病人緩緩地睜開眼睛。

“爺爺快看,奶奶睜開眼睛了。”

“玉晗,玉晗,你終于醒過來了。樹生同學謝謝你”老教授是老淚縱橫,吳涵宇兩口子也是熱淚盈眶,連聲道謝。

柳樹生見此情景,也是十分激動,他想起了爺爺,是爺爺成就了自己,不知爺爺現在哪里?想到這里一時也是眼含淚花久久不語。

“吳老,師母體弱需要休息,請您下樓去,我還有話要對您講。”

“好好,留下淑珍照顧你師母,我們下樓。”

“我反對,”一下樓吳茵就對眾人說“小柳樹不能叫奶奶師母!”

“那你說應該叫什么,我是他的老師,不叫師母叫什么!”

“要叫奶奶!”隨著一聲話音,從外面走進一個人來,柳樹生頓覺一陣頭大。

來人正是穆彤,原來昨天中午見到柳樹生后,也沒說幾句話,就見柳樹生急匆匆跑掉,直到快上課也沒見回來。下午和堂妹穆虹約好一起去看爺爺,在爺爺家住了一晚上,今早回校上完課來找柳樹生,才知道已被吳茵爺爺叫來,聽李軍說是給吳茵奶奶治病.吳茵奶奶的病況,早聽爺爺講過,已是彌留之際,多少專家教授束手無策,這個弟弟可真是膽大包天,一著急就跑過來了。在門外聽到情況還不算太糟糕,這才在聽到吳茵的話時就隨口答上了一句。

“吳爺爺好,吳叔叔好,茵茵你也好”穆彤落落大方一一問好。吳涵宇在外地工作,很少回京一時倒也認不出來,只見穆彤打扮的異常清秀,藍白格子的長版T恤,雪白的脖頸若隱若現,水磨藍牛仔褲,緊緊裹住兩條修長的腿,一米七的身高,曲線美妙動人。

吳老見狀知道兒子已忘了來人是誰,忙介紹:“你不認識她了,帽兒胡同穆老的孫女穆彤嗎”提起帽兒胡同的穆老,京城官場上無人不知,主管中組部的,全國管官的大官。

“是小彤彤啊,幾年不見長成大姑娘了,叔叔一下子都認不出來了,快請屋里坐。”

來到客廳,穆彤對吳爺爺說:“吳爺爺,我聽說小柳樹在給奶奶治病,他行不行啊”一臉焦急表露無疑,“我先去看看奶奶。”說著拉起吳茵向樓上跑去。

一會兩女下來就圍著柳樹生開始上下打量,把柳樹生看得心里直發毛。穆彤看了一會才說“你說茵茵啊,這個人是怎么一回事啊,連醫生都會做,奶奶那么重的病都能治好,他還是不是一個人啊?”

“彤彤姐,一開始我也不相信,直到昨天下午305醫院的副院長張伯伯,來確定奶奶的病有好轉時我才相信,張伯伯可是國家心血管方面的專家啊!”吳茵高興地眉色飛舞的說道。

說實話任何一家有病人都想找一個好醫生,更何況像吳老這種經常出入黨和家里的大學者,又有誰會完全相信一個毛頭小子呢,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不是對病人的病已經處于絕望狀態,任誰也不會冒這么大的風險。

“對不起樹生同學,”吳老一臉尷尬的說道,說著瞪了茵茵一眼,小丫頭這才明白,自己心直口快闖了大禍,用手擋住自己的小嘴發起呆來。

“吳老,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畢竟你對我還不了解,您這樣做我還要感謝您哪,其實我今天來也是想請您叫一位專家來檢查一下。從現在病人的情況看,估計用不了一個月就可痊愈了。我現在給您開一個方子,您去準備一個大木桶,將藥煎好后放入木桶,兌水至三十度,給病人泡澡十五分鐘,注意千萬不能讓病人感冒了!”說完寫出一個方子交給吳老后鄭重的對大家說:“這次的事情請大家千萬不要外傳一定保密,我可不想惹太多的麻煩!”

在吳老一家堅決的挽留下,柳樹生和穆彤只好留了下來吃飯,柳樹生看到吳老的身體也不是很好,就又回到宿舍拿來一瓶百花蜜酒,將其中的一半兌了十倍的水,其中一半留給吳老囑咐了用法,兌水的給大家每人分了一小杯,余下的給了吳涵宇,讓他與妻子每逢三六九早上空腹飲一小杯。

吳老家的保姆,早就準備了一大桌子菜,大家第一次喝這種酒,異常興奮,對柳樹生的家世更加感興趣,柳樹生有選擇性的一一告訴了大家,聽到柳樹生是一個孤兒,劉淑珍一股母性油然而生,同吳老和丈夫商量,一定要認柳樹生為義子。當聽到百花蜜酒的作用后,吳家人萬分高興,尤其是劉淑珍看柳樹生的眼神,簡直就是丈母娘看女婿。最后商量等奶奶的病好了之后,舉行的認親儀式。

宴會上最高興的當屬吳茵,自己有了一個,而且是一個有著強大能力的,自己一直都崇拜的,小姑娘心里樂開了花。

一旁的穆彤想起自己爺爺的吩咐,明天帶柳樹生去見他,也不知是福是禍。自從那天晚上爺爺那個警衛員回去后,爺爺的臉一直不見笑容,那條鋼棒也被爺爺勒令帶回去,在經過眾多中央警衛局高手試驗后,爺爺的臉色更加嚴峻。看來要和吳爺爺說一下,憑吳爺爺和爺爺的關系,打個電話一定會沒事的。

穆彤想到這里,就對吳爺爺說了自己爺爺明天要見柳樹生的意思,吳爺爺聽后問柳樹生:“樹生啊,你知道穆彤的爺爺是誰嗎?他爺爺明天要見你,你怎么想?”

“穆彤的爺爺是誰和我沒關系,我也不知道,他想見我可能是因為我和穆彤交往的事吧?我和穆彤交往只是普通的同學關系,再說我現在正在求學期間,我只想好好讀書不會去想其他的。”吳老聽后很高興,年輕人如此有頭腦實在難得,估計穆老見他也就是這個意思。

“你的心態很好,穆彤的爺爺明天見你,你就像見到自己的爺爺一樣就行了,”好久沒有說話一直在觀察柳樹生的吳涵宇突然說道,以他看來,像柳樹生這樣的年輕人實在難得,穆老一生閱人無數不會不識人,再說能得到穆老接見的人能有幾個?這次如能得到穆老的賞識,前途將不可**。

第八章(意外認祖)

晚上,柳樹生依舊按時來到小山上,子時一過,柳樹生運功開啟天眼,因為第一次眼所以入定時間稍長一些,腦中鎖定穆彤,一時間景象逐漸清晰起來,像快放一樣,一幕一幕出現在腦海里,出現的景象令柳樹生大為吃驚。過了一會,感覺印堂發痛,知道功力已經不夠,隨即收功打坐起來。三個時辰已過,只感覺到遍體通泰無比舒服,此時天色已發亮,就來到*場跑起步來。

“柳樹生,柳樹生,”一個人大聲喊著跑了過來,原來是火車站那個孫大少,孫仲仁。“怎么,孫大少找場子來了”柳樹生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向宿舍走去。“不是不是,你聽我說,我都找了你好幾天了。”孫大少一路小跑跟在柳樹生身后。原來自上次軍訓以后,帶隊軍官回去向領導匯報以后,這位領導到孫仲仁家里竄門時,無意提起這件事,孫仲仁在一旁添油加醋又把火車站的事對父親講了,孫副參謀長聽了很感興趣:怪不得自己的兒子這一時期變老實了,原來是這個原因。就叫孫仲仁請柳樹生來家里,順便看一看這個年輕的學生,如真有本領就招入麾下。

聽到孫仲仁的話后,柳樹生說道“我很想去軍營看看,但今天不行,等一下我要去看一位老人”孫仲仁聽后顯得很失望,以為柳樹生還在怪罪他忙說:“柳老大,火車站的事是我的錯,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見識,咱們還是同學不是”一臉獻媚之色惹得柳樹生呵呵大笑“你說的不錯,咱們是同學,不過今后先要學會做人,更不能仗勢欺人,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我不反對我們今后會成為朋友的。”

回到宿舍樓下,只見穆彤和吳茵正等在那里,一見柳樹生忙迎上來,“小柳樹,你快去換衣服,我們先去吃飯,九點鐘我爺爺派車來接我們,吳茵也和我們一起去。”

九點鐘柳樹生等三人一起到校門口,一輛掛中央警衛局牌照的黑色奧迪車,準時駛來。

車輛駛入街道,朝長安街駛去,十分鐘后車子到了一個大院門口,柳樹生看到門口筆直的站著兩個武警,看到車子時一起敬禮,車子駛入院內拐過一道影壁墻,停在一棟小四合院前,過來一個,把柳樹生單獨引到旁邊的一個接待室里,交代了首長接見時需注意的事情,接了一個電話后,就帶柳樹生來到小四合院,把柳樹生帶到一個老人面前說道:“首長,客人來了”說完見老人擺手示意,轉身離開。

柳樹生見到老人一身唐裝,腳踏千層底布鞋,花白的頭發下一雙濃眉,鼻挺口闊。炯炯有神的目光瞧向柳樹生:“來了坐吧,”說完率先在當中沙發坐下,不由又仔細打量起柳樹生來。

“叫柳樹生是吧,嗯河西省雙山縣人,自幼被老神仙收養,學醫練武習文倒是一個全才,今年的全國高考狀元,火車站鋼圈退敵,兩萬米跑三十二分鐘,一萬米十公斤負重跑十七分鐘,前幾天三招敗敵,我沒說錯吧”老人將柳樹生來歷一一道來。

以老人的身份要調查一個人,自是輕而易舉,本來聽說穆彤被這小子迷住,心里還有點生氣,但是看到調查來的情況,知道此子自小身世坎坷,仍然自強不息,倒是個文武全才,又看到他不卑不亢沉穩有加,自己三子一女生的全是女孩,眼看身后無人,如這小子今后能與彤兒結成夫妻,好好培養一番,也是一件好事。

老人正在暗自思考,門外走進兩個人,只見那個貴婦人一見柳樹生頓時眼睛一亮,走了過來:“你就是柳樹生,是河西省雙山縣人?你父母是誰?”柳樹生眼時已知道眼前的貴婦人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老人是自己的爺爺,進來的中年男子是自己的父親,但是時候不到不能講出來,講出來人家一定以為自己是個攀龍附鳳瘋子。

“首長,我就是柳樹生,我沒有父母,是小時候老神仙爺爺把我從柳樹上救下來的”旁邊的中年男子看到也是一愣,十幾年前的一幕立即浮現在面前。夫妻兩人眼睛死死地盯住柳樹生,好像一眨眼會飛走一樣。

旁邊的穆老看到,忙問:“你們夫妻今天是怎么了?”

“爸爸,你還記的你在河西省下放時,那一年您病重我們去看你時途中發生的事嗎?”兒媳張蘭芝哭道“就是那次把寶兒給丟了”

這時一個老奶奶聽到后仔細的看了看柳樹生,又看了看穆從軍年輕時的照片,也忙趕過來問柳樹生:“孩子你今年幾歲了”

“老人家,我爺爺說我今年十七歲了,他把我從柳樹上救下來時是深秋季節,當時我可能有一歲了,具體有多大我也不清楚”張蘭芝一聽時間地點都符合,馬上激動起來。

“孩子快把鞋脫下來”說著也不等柳樹生自己動手,張蘭芝就給柳樹生脫鞋。

脫下鞋來,只見腳心左四右三一共七顆豆大紅痣呈現在眾人面前,像這種特征億萬個人里也找不到一個,“兒子,媽媽可找到你了,十七年了,媽媽想死你了”說著張蘭芝抱住柳樹生嚎啕大哭,眾人無不落淚,一時哭聲一片。

此時穆老爺子已經斷定,這個柳樹生就是自己的親孫子,聽到一片哭聲馬上趕了過來,穆老爺子馬上吩咐道“這里沒事,你們立即給從武、從文、沁琳打電話,無論有什么事情都要在今天下午趕回來,我孫子找到了,回來了。”幾十年了,穆老早已榮辱不驚,今天自己的親孫子終于找到了,穆家后繼有人了,能不高興嗎?

回頭一看只見老伴與兒媳一左一右圍在孫子身邊,兒子坐在沙發上深情的看著自己的孩子,舐犢之情表露無疑,穆彤卻在哪里抹眼淚,吳茵的臉上卻一時高興,一時羞怯,不知在想什么。第九章(重見家人)

柳樹生站起身來,把爺爺和奶奶攙到沙發上居中而坐,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喊了一聲“爺爺,奶奶”把兩位老人激動地熱淚滾滾。又把爸爸媽媽扶到另一沙發上,也磕了三個頭顫聲喊道“爸爸,媽媽”膝行至媽媽面前,抱住雙腿放聲大哭,十七年的相思之苦,一旦得到釋放不哭一個天昏地暗才怪呢。

爺爺來到孫子面前,撫摸著孫子的頭,緩緩地說道“今天是我們穆家值得慶賀的日子,大喜的日子應該高興。”

“彤兒過來,見過你的”媽媽招呼道“你們是雙胞胎兄妹,叫穆國興小名叫寶兒,你小命叫貝兒,這還是爺爺給你們起的名字哪”

現在的穆彤心里,用酸甜苦辣來形容一點不為過,自己喜愛的小弟弟一會的功夫,雞變鴨成了自己的,老天啊,你也太會捉弄人了!

一聲怯怯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穆國興抬頭一看,只見穆彤就像雨打梨花,那個刁鉆古怪的小姐姐不見了,變成了一個人見人愛的小妹妹。穆國興攬過穆彤,在妹妹的背上輕輕的拍了拍叫了一聲“妹妹”

“哈哈…好好”一聲爽朗的笑聲從穆老爺子的口中發出:“彤兒立了一個大功,要好好的獎勵,不過獎品要和媽要啊”

“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我現在要回學校一下,一小時后就回來”穆國興擔心吳茵奶奶的病,今天是第三天了,也是最后一次用內功治療,向家人說明后,穆老按鈴招來秘書吩咐道“這是我的親孫子,你陪他去一趟學校到吳道之家,回來時順便介紹給大家認識”

和吳茵一起,在秘書黃大觀的陪同下來到吳老家,一番治療后,病人已大有好轉,已經可以吃一些流質食物,并可同家人簡單交流。吳茵嘰嘰喳喳的講了今天發生的奇遇,一家人紛紛向穆國興道喜。

回到宿舍,將百花蜜酒及制作材料讓司機裝上車,準備送到爺爺那里存放,穆國興一直提心吊膽,宿舍人多雜亂,擔心哪一天被人偷喝了鬧出人命來,那就麻煩了,放在爺爺家,萬無一失,有誰見過中央首長家丟過東西?

秘書黃大觀今年四十歲了,已跟了穆老八年,對穆老一家十分熟悉和忠心,穆老一家門庭顯赫,忠心為國,唯一缺憾是后繼無人,今天唯一的孫子被找了回來,這可真是天大喜事。前幾天聽穆老說準備把自己放到河西省一個市去當市長。河西省是穆老發祥地,門生故舊眾多,如今穆老的三子穆從文在那里當,自己去后的工作必定好開展。自己走之前一定要把穆老唯一的孫子照顧好,讓他盡快融入這個圈子里。以報答穆老對自己的知遇之恩。

車子回到大院里,黃大觀吩咐司機把車停下,召集眾,一一為穆國興介紹,并給了一張特別通行證。穆國興彬彬有禮的同眾握手致意,謙虛穩重寬厚頗有穆老的風格,大家稱贊聲不絕于耳。

剛進到小院里穆彤跑過來拉住穆國興的手說“姑姑和姑夫,還有茹兒表妹來了,正等著見你呢”

“寶兒,寶兒,快過來給姑姑看看,姑姑想死你了”穆國興看到一個**帶一眼鏡男子和一個扎馬尾辮的小姑娘迎上前來,姑姑一把就抱住穆國興哭了起來,如釋重負的說道“寶兒你回來就好了,姑姑受得罪也到頭了”說著又大哭起來。

原來在寶兒剛過一周歲時,穆老在河西省下放的地方打來電報說穆老病重,想看看孫子孫女。當時穆從軍兄妹四人正被集中學習不準離開,后經特別指示,父母和姑姑才得以帶寶兒和貝兒前去探望。

來到東陽地區,已不通火車,此地離吳老下放的地方還有八十公里。穆從軍找到父親的老部下,時任東陽軍分區司令的李存勇,李司令一聽老首長病重,馬上派了兩部吉普車帶隨身警衛員一起前往,穆從軍抱著貝兒坐在副駕駛位上,張蘭芝暈車,就由穆沁琳抱著寶兒一起坐在后排,車到雙山縣境內,下雨路滑剎車失靈,在一個急轉彎時沖下公路,穆從軍眼疾手快,抱著穆彤跳出車子,張蘭芝和抱著寶兒的穆沁琳隨車一起翻下山澗,直到碰到一顆大柏樹才停了下來,司機當場死亡,穆沁琳頭部受到撞擊過去,寶兒被甩出車子不知去向,李司令與穆從軍忙著救人,直到把人送進醫院才返回尋找寶兒,但一直找了兩天也無影無蹤。

從那時起,穆沁琳一直認為是自己丟了寶兒,時時內疚自責,無顏面對自己的哥嫂,也不敢見父母,整日里郁郁寡歡。今天看到寶兒回來了,一塊大石頭終于落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受的罪終于得到解放,委屈的又大哭起來。

穆國興直納悶,姑姑這是怎么了,哭起來沒完了,爺爺在一邊說“寶兒,就讓你姑姑哭吧,這十幾年也苦了她了”

一一見過姑父宋學海和表妹宋茹,姑姑也漸漸的停止了哭泣,穆國興從他帶來的東西里拿出一個小布包,交給媽媽:“這是我老神仙爺爺在我上學前給我的,叫我看到媽媽時交給您”張蘭芝打開布包一眼看到一條小毛毯,姑姑忙搶過來一看叫了起來“快看,這就是我繡的字”雖然十幾年過去了,但是上邊繡的‘寶兒’兩個字卻是清晰可見。

第十章(家中交談)

下午五點,在江南軍區任副司令的二叔一家到了,六點鐘在河西省當的三叔也趕了回來,諾大客廳坐滿了人,穆國興給眾長輩逐個行禮認親,爺爺去書房打電話,爸爸和兩個叔叔及姑父在一起聊天,媽媽正在和二嬸、三嬸一起陪著姑姑抹眼淚。穆老家里比過節還要熱鬧。穆彤和二叔家的穆虹妹妹,三叔家的穆潔妹妹,姑姑家的宋茹表妹一起圍著穆國興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當聽到雷人的表現時,無不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個個就像看外星人似地,盯著。奶奶則與幾個在餐廳里忙活,任是誰也別想把她從餐廳里拉出來,大孫子第一天回家,當奶奶的能不忙嗎?

家宴以后,穆老召集三子一女和穆國興來到書房,穆國興向諸位長輩詳細介紹了自己和老神仙爺爺學藝的情況,但隱瞞了自己能眼的功能。當眾人聽到老神仙對穆國興的人生設計和為此所做的種種準備時,心中萬分感激,尤其老神仙對國家的一片赤子之心,無不肅然起敬。當穆老問到穆國興今后的打算時,穆國興表示他不想改變自己目前的生活,起碼現在要學好本領,將來才能有更大的作為。穆老聽到愛孫的話后,不由的點了點頭,同意了穆國興的意見,但在穆老的堅持和眾長輩的勸說下,答應了爺爺自己每個周六來看奶奶,周日回爸爸媽媽家。

穆國興把老神仙爺爺給他的小木箱搬進了爺爺的書房,把百花蜜酒的功效和制作材料全部交給爺爺,由爺爺掌握。聽到百花蜜酒的神奇,大家無不驚奇,尤其是作為胸外科專家,405醫院副院長的姑姑就像得了寶一樣,堅持要拿一瓶百花蜜酒,準備拿回醫院進行化驗,如能成功復制,沒準就能得諾貝爾獎。

由于剛才家宴上,穆國興看到爺爺只吃了半碗飯,就問爺爺的身體狀況,得知腸胃不好時便給爺爺診脈,不過是在戰爭年代時落下的萎縮性胃炎時就對爺爺說“爺爺,你和奶奶每天早上空腹喝一小杯,一個月后所有的病會全部痊愈,常喝會長命百歲,老神仙爺爺今年120多歲了,走起山路依然健步如飛,普通年輕人都趕不上哪”爺爺一聽高興的呵呵大笑:“我不需要活那么久,能健健康康的為國家多做點事就可以了”

穆國興對爸爸和二叔三叔、姑姑說“老神仙爺爺講過:人不到甲子之壽不能飲,如誤服則七竅流血,搶救不及時會死亡,四十歲以后可兌十倍水隔天吃一小杯,可使人身體強壯,百病不生。我敢保證咱家的人每個都會長命百歲的。”穆國興可沒說會令男人性功能異常強大的話,不知今后他們知道后會如何想,爸爸和二叔三叔、一聽均向爺爺投去祈求的目光。

“好了,既如此就讓國興孝敬你們每人一瓶,剩下的我替國興保存”穆老說后吩咐穆國興:“你今天第一天回來就回爸媽媽家里去住,媽肯定有好多話要對你講,你先和媽回家,我們還有事情商量。”

當晚,穆老家樓上的燈光亮到了很晚,沒有人知道商議的內容,但是細心地秘書黃大觀卻發現,穆老的眼睛里充滿了希望。

平凡的學習生活日復一日,穆國興新的身份也被大家接受,他依然低調的重復著宿舍、課堂、圖書館的生活。穆彤還是每天等在樓下,不過卻多了一個吳茵,圖書館的員發現,那個喜歡翻書的大男孩,翻書越來越快,陪伴他的美由一個變成了兩個。

吳老妻子的病已痊愈,由于經常服用百花蜜酒,老兩口花白的頭發重新變黑,身上的皮膚也變得富有彈性和紅潤,不知道的人根本不會把他們同六十多歲的老人起來。305醫院的張院長甚為奇怪,一個垂死之人,怎么就突然好了呢?數次詢問吳老都沒有答案,就以為是自己的醫術高明,才使病人恢復健康,于是連續在國內外發表了數篇論文,名氣更加響亮,一時門庭若市達官貴人爭相結交。

只有吳老全家人知道內情,但全都保守這個秘密。吳茵的媽媽也幾次給穆國興打來電話,表示感謝,至于感謝什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現在吳老一家已徹底的認為穆國興是自家的女婿。經常叫吳茵去請穆國興兄妹來家吃飯。吳老還專程去拜訪了穆國興的爺爺,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穆老只是呵呵大笑,顧左右而言他。

穆國興的爺爺和奶奶吃了百花蜜酒后,身體益發強壯,爺爺每頓能吃一大碗飯,多年的病一掃而光,走起路來直追壯年,搞得穆老的一幫老伙計直納悶,這個老家伙怎么就返老還童了。奶奶原來腿痛的病也不見了,每天都跟著電視學跳老年迪斯科,兩老的變化令所有的深感驚訝和高興。

每個周六爺爺都會派車來接穆國興,有意識的把一些關于政治經濟的文件給穆國興看,并就此同愛孫展開討論。穆國興通過把眼看到的情況,結合自己學來的知識,有理有據向爺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許多問題往往一語中的,在會上經常獲得全票通過,令爺爺大為欣賞,私下常常對穆從軍說;此子如早生二十年,成就不在你我之下之類的話。

周日回到自己家里,爸爸也會同他探討一些經濟方面的問題。作為分管經濟工作的國務委員,工作十分繁忙,但是每個周日上午同兒子的談話卻是雷打不動。今天主要談的是發展經濟的問題。

“爸爸,我們國家現在實行的是計劃經濟,這種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在現時已經嚴重落后,從根本上制約了國家的發展。當然計劃經濟也有其特殊的作用,如戰爭年代,或者生產力極端落后的情況下可以實行。目前這個問題不解決,任何發展經濟的努力都是徒勞的,只有實行有計劃的市場經濟,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穆國興知道過不了多久,偉人就會發表這樣的講話,隨之市場經濟也會逐步開展起來,在這時老爸如能率先提出發展市場經濟的理論,老爸今后的威信將大大提高,對仕途會有極大的幫助,進也不是不可能的。說完看到老爸已陷入深深的思考,就悄悄地離開書房到樓下客廳,看到媽媽正坐在那里無聊的看著電視。

張蘭芝自從把兒子找了回來后,已把全部的心思用在穆國興身上,兒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無不牽掛在心里,這時見兒子來到自己的身邊就說:“兒子,你外公已經幾次打電話,讓你去一下他家里,你每次回家都被爸找去談話,今天談完話了吧,現在時間還早,不如我們今天就去好嗎”穆國興看到媽媽期望的目光,想到她為自己做的一切,知道自己陪時間太少了,就說“同爸爸的談話已經結束了,他正在思考問題。其實我早就想去看外公外婆了,我們就和彤彤一起去吧”“你妹妹早就去你外公家了”張蘭芝一聽兒子同意和自己一起去外公家,非常高興,馬上就給娘家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們一會就到。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pk10走势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