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短篇 > 我用余生回答你

更新時間:2019-10-02 16:36:01

我用余生回答你 連載中

我用余生回答你

來源:酷炫書城 作者:丁晨 分類:短篇 主角:葉舒萌池南川

小說主人公是葉舒萌池南川的小說叫做《我用余生回答你》,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丁晨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深愛多年的男人被白蓮花閨蜜搶走,葉舒萌在他們婚宴當晚借酒行兇,非禮了新娘大哥。隔天。她給了他兩百塊補償費,要求兩不相欠,卻遭到拒絕。開什么國際玩笑?池南川,堂堂池氏總裁,豈能容忍被當成牛郎隨便摸隨便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用余生回答你 第2章 我們結婚吧 免費試讀

第2章我們結婚吧

池南川一愣,皺眉,冷冷拽開了那只在自己胸膛上行兇的手,怒目瞪她,冷峻的五官板得像個。

“干嘛這么兇嘛,不就是要錢么?我給。兩百夠不夠?咦,我的錢包呢?我錢包不見了。”

“哎,談錢傷感情,我,我還是處,你不吃虧…要不我先驗貨,先上車,后補票,你伺候的我舒服了,我、我給你補錢…咱們按技術收費…”

池南川多高傲的一個人,哪能忍受被女人當成牛郎?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放手!”比冰渣子還冷的警告。

“我不要!別叫我放手!慕言不要我,你也不要我。我究竟哪里不好?我哪點比不上池明曦?”葉舒萌的情緒一下就崩潰了,憤怒地大喊大叫。憑著一股子野蠻勁兒,不管不顧地吻了上了他的唇。

四唇相貼,池南川大怒,用力扣住她的手腕要推開,但葉舒萌的力氣大得像只野牛。強行撬開他的唇,舌頭鉆進去野蠻地胡攪難纏。

一嘴的酒味,隨著唇舌的交纏灌入他喉嚨,也滲入他心臟。

池南川有嚴重的潔癖,現在滿嘴都是一個陌生女人的酒味,令他非常反感。可身體卻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悸動,下腹有變硬的趨勢。推開她的手,有片刻遲疑。

眼前的臉和另一張臉重疊。

慕言,是你嗎?

葉舒萌的眼淚奪眶而出,如的小獸般絕望地嗚咽著,哀求著。“慕言…別離開我…求你…”

“我真的很愛你,不要結婚好不好?”

“不要娶池明曦。”

“我、我知道我不好,我有很多缺點,我改還不行嗎?”

“慕言…別丟下我,慕言…愛我…”

他被她當成了唐慕言,池南川皺眉,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懷中的人貼著他的唇哀哀低泣,哭得梨花帶雨,酒味夾著咸澀的淚水在他唇齒間交纏。

極致的爆發讓她精疲力竭,暈倒在他懷中。

隔天清晨,葉舒萌在被坦克碾壓的酸痛中醒來。

費了半天神,理清了兩件事—第一,她昨晚和一個陌生男人了。第二,她沒失身。

此地不宜久留。

葉舒萌七手八腳地套上衣服,找到錢包掏出兩百塊放在床頭。

這是一間總統套間,一個穿西裝的男人坐在外面餐廳看報紙,享用咖啡。

淡金色的陽光朦朦朧朧,在他的白襯衣上暈染開,側影很帥。

葉舒萌不敢多看,她一點都不想知道他長什么樣,是圓是扁。

“昨晚謝謝,感謝費我放床頭了。”

拎著鞋,她夾著尾巴灰溜溜地逃走。

“葉舒萌!”

她渾身一激靈,如被施了定身法。

忐忑不安地回頭,只見沐浴在陽光中的男人有一張鬼斧神工的臉,比昨晚看著更迷人。

看上去不會超過三十歲,有一種精英人士的氣質,冷冷的,酷酷的,面無表情,人畜勿近。

可是真的很帥,氣質比唐慕言還出眾,一個看就是個非常成功的商人,連一根眉毛都透著睿智。

葉舒萌愣在那兒,剛要問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們結婚吧!”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如同扔了一顆炸彈。

什么?結、結婚?她在做夢嗎?

盡管房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但這句話太驚人了,葉舒萌仍忍不住左右張望。半天,呆呆指著自己的鼻子。

“你在跟我說話?”

池南川抬頭,冷清的目光多了一絲嘲弄,那是看蠢貨的眼神。

鼻腔冷哼一聲,意思是—這里就我們兩個人,你認為呢?

“你沒病吧?我不認識你。”

“現在認識了。”

“你不會要我對你負責吧?”葉舒萌瞠目結舌,那些亂七八糟的狗血偶像劇情節此刻將她的腦子塞得滿滿當當。“可我沒睡你,昨晚就親了一下。”最多還摸了幾把。

她還記得是自己霸王硬上弓,如饑似渴地強吻他。

他的唇柔軟飽滿,觸感好極了,淡淡的煙酒味美妙迷人…

視線落在他的唇瓣上,薄薄的嘴唇宛如玫瑰花瓣,非常性感。真難想象,這般薄涼的男人,嘴唇卻滾燙如火。

葉舒萌難得地紅了臉。克制著亂跳的心,誠懇地說:“我為我的酒后無德道歉,兩百塊我放床頭了,作為對你的補償。咱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兩不相欠,行么?”

“不行!”

干脆利落的拒絕,不給葉舒萌一點余地。

懶得應付她那些無聊又愚蠢透頂的猜測,池南川直接挑明理由。“你喜歡唐慕言,我想要池明曦,我們可以聯手拆散他們。”

原來如此,葉舒萌就能理解了。她就說,帥得慘絕人寰的男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看上她?原來是有目的的,而且還是為了池明曦。男人都喜歡池明曦!

可他說得那么輕易,那么無情…

“你這人太壞了吧?寧毀一座廟,莫拆一樁婚。你的人性呢?”

“我沒有人性。”

“…”

葉舒萌語塞。

她困難地消化著他的話,“好,就當我們有共同的目標,那也犯不著結婚,犧牲太大了。”

“結婚,方便行動。這對你有好處,你應該接受。”

他嘴上說應該,可他態度明明是—你必須接受。一副凌駕于萬人之上的氣勢。

葉舒萌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最反感別人對她指手畫腳,這種命令的口吻就更厭惡。

涼涼一笑。“是么?可我拒絕。”

“我對這個自以為是,荒唐可笑的計劃一點興趣都沒有,哪涼快哪待著去,少煩我。”

池南川瞇起深邃的瞳孔,像極了某種猛禽。野心勃勃,狂傲自負。“你現在拒絕,但一定會后悔,回頭找我。”

“哈哈,笑死人了,你算哪根蔥?誰給你的自信?”

葉舒萌有一張厲害的嘴,開口就是一連串諷刺的話。“我既然沒有吃喝嫖賭要賣女兒還債的爸,也沒有身患癌癥快要死了等錢救命的媽,更沒有的兄弟姐妹,你拿什么威脅我?狗血偶像劇別看太多,會變傻。再見,不,再也不見。”

“我叫池南川。”

身后傳來他的聲音。

“byebye!”葉舒萌頭也不回,背對他瀟灑地擺擺手,關上了門。

墨藍的瞳孔沉了下來。她,一定會回來找他。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pk10走势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