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職場 > 萬律一抹紅

更新時間:2019-09-30 15:24:56

萬律一抹紅 已完結

萬律一抹紅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華秀蘭 分類:職場 主角:茵茵歐陽麗麗

小說主人公是茵茵歐陽麗麗的小說叫做《萬律一抹紅》,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華秀蘭最新寫的一本職場推理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茵茵是211高校畢業的法律生,入行律師業5年,柔肩擔正義,巾幗建功勛。...展開

本書標簽: 古裝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萬律一抹紅 第十七章 奇怪的三 免費試讀

雖是早上七點多,但七月的天,鑠石流金。

茵茵匆匆忙忙去高院查閱湛姜單、管薄等三人案卷。到高院辦理好查閱手續后,五百頁厚的案卷,茵茵邊看邊復印、拍照、掃描、拷貝案卷材料。尤其是受害人鄂某的家庭住址等身份信息、電話茵茵核對了兩次。用錄音筆拷貝行車記錄儀里的音像資料自己當場試聽兩次。

下午五點,茵茵打電話給劉律師,說自己還在高院閱卷,晚上七點所里見。

茵茵站在高院的最頂層,遠處幾座山頭,熱情擁抱晚霞。黃昏中的樓房,顯的那么溫柔,又有幾分矜持。

茵茵回到所里,直接往劉丁山辦公室去。

“昨天到里會見的筆錄,我已經看了。”劉丁山說,“與我的猜測沒有錯。像他們這一類的人,做任何事情,首先是為自己考慮利益,包含合法的與非法的,自己想多得一份。這里用利益二字是不妥的,這個利益不是法律保護的對象,屬非法所得。”

“受害人鄂某報案登記表里記載,清清楚楚寫的是湛姜單向其索要十萬。”茵茵說,“而湛姜單說是向其索要四萬,是不是受害人鄂某聽錯了?”

“行車記錄儀里的音像資料拷貝回來沒有?”劉丁山問。

茵茵拿出錄音筆,三人認真聽。

“從湛姜單的聲音來看。”王建說,“本地話又不是本地話,普通話也不像普通話。”

一連放了好幾次錄音資料。

“你們注意聽,這句話中的‘四’的讀音是不是像‘十’的讀音。”劉丁山說,“我爸急病,需要4萬元錢做手術。”

“本地很多人,四與十讀音不分。”茵茵說。

“湛姜單的文化程度多高?”劉丁山問。

“八年級畢業。”王健說,“這種文化程度,及有可能四與十普通話讀音不分。”

“明天,再去一次會見湛姜單。”劉丁山說,“把這兩句話,‘我爸急病,需要4萬元錢做手術。’與‘我媽媽急病,需要十萬元錢做治療’分別叫他用本地方言與普通話多說幾次,盡量叫他仿照當時時的情形說這兩句話。錄音帶回來分析,看看是否四與十讀音是否與我們的猜測結果是否一致。”

“吃夜宵,吃夜宵。”大家看見歐陽主任帶著外賣小哥進來。原來已到夜里十一點,歐陽主任就訂了夜宵,算是犒勞大家。

“明天上午九點,市中院召開向廣大律師征求網上辦案使用過程中的意見和建議。”歐陽主任說,“劉律師與茵茵,你們兩個必須去一人,看誰去,你們自己協商。這是代表本所所有同仁,提出辦案哪些地方需要改進。”

“還是請劉律師去吧。”茵茵望著歐陽主任說,“劉律師知名度比我高的多,辦案數量比我多得多。劉律師去,彰顯我們對的重視。”

“我沒有意見,誰去都可以。”歐陽主任說,“下班,明天再繼續。”

夜,深了,城市沐浴霓虹燈下,喧囂窗外依舊。

茵茵第二次去會見湛姜單的路上時,傾盆大雨一直下個不停。

“怎么,又是你?”湛姜單一看見茵茵,不愿意接受會見,“你不是我的代理人,我有權不說話。”

“你與管薄、郎吉林三人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茵茵說,“律師有權調查收集相關證據材料。”

湛姜單聽茵茵這么一說,低下頭,輕輕地說,愿意會見任何人。

把這句話,用當地方言與普通話分別大聲讀三次。茵茵說,盡量仿照當時時的情形,并且我還要錄音。

“不就是一句話,還搞的那么神秘兮兮的。”湛姜單說,“哪句話?”

“我爸急病,需要4萬元錢做手術。”茵茵說,“先說這句話。”

湛姜單從座位上站起來,仿照時的情形,認真說起那句話。

“還有這句話,按照你說上一句話的情形。”茵茵說,“我媽媽急病,需要十萬元錢做治療。”

“好了,這次會見完畢。”茵茵說。

“茵茵律師,我也見過許多律師,你算是最認真、最敬業的律師。”湛姜單笑嘻嘻的說。

“為何態度變得這么快?”茵茵問。

“從剛才你錄音的這兩句。”湛姜單說,“我就覺得我有點希望了,至少刑期不會有這么長。”

“等說了再說。”茵茵說,“夢別做的太早、太美。”

會見完畢,走出,雨早已停,烈日當空,農田荷花綻開,輕笑盈盈。回到律師事務所門口,劉律師也從中院回來。

劉律師、茵茵、王建認真分析錄音資料。

“從上午的錄音資料與門提取的錄音資料,進行對比分析。”劉律師說,“湛姜單普通話四與十讀音不分。造成受害人理解為十萬。”

“向高院申請提起再審程序,還是提請人民抗訴?”茵茵說,“選哪一種程序為好?”

“有新的證據證明原判決的事實確有錯誤,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直接向高院申請提起再審程序為好。”劉律師說,“至少在時間上要短得多。”

“這也是是個好辦法。”茵茵說,“法律也沒有規定,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先向提請抗訴。”

半個月后,高院召開湛姜單、管薄、郎吉林三人一案刑事申訴聽證會。三名申訴人及其父母、委托代理人均參加聽證會。聽證會上,就關于的數額是四萬元還是十萬元,湛姜單、管薄、郎吉林及其委托代理人與案件承辦人,相互發問,并對該有爭議的問題,進行了辯論。最后形成聽證評議意見:本案申訴成立,重新組成合議庭再審。

主持人宣布聽證會結束時,茵茵走到大廳門外。昔日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湛姜單,對茵茵畢恭畢敬。

三個月后,湛姜單、管薄、郎吉林三人申訴案開庭,最終認定金額為四萬,而不是當初的十萬,湛姜單、管薄刑期比原來縮短三分之二,對郎吉林依法免除處罰。

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但要實現公平公正,不僅要有符合天理國法人情的法律,而且還需要像茵茵一樣的法律職業人。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pk10走势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