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科幻 > 劫后60年

更新時間:2019-09-06 10:48:15

劫后60年 已完結

劫后60年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難民 分類:科幻 主角:李享米娜

主人公叫李享米娜的小說是《劫后60年》,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難民最新寫的一本科幻末日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當異界生物統治人類世界,將奴役當成粉飾成信仰。一個六十年前就應該死去的強者,再次活過來。他,沒有忘記他們真正的名字——侵略者!他的存在,就是告訴人們,“神”一樣能被殺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劫后60年 第3章 神光集團保安 免費試讀

第3章神光集團保安

女子一時間竟是無言以對。

眼前這個比自己大不了一兩歲的男人,總給她一種毫無波瀾的感覺,仿佛任何事都不入心,卻又好像一塊深井的冰塊,清冷而孤獨。

更讓她疑惑地是,從他口里說出來的話,讓人生不起任何一絲懷疑。

要知道,自己工作的那個地方,充滿了謊言和醉語,她已經是習慣了下意識去分辨每一句話是真情還是假意。但是眼前這男人短短的幾句話,卻讓她連一絲揣測的想法都沒有。

這讓她下意識地放松,卻也因此更加無所適從。

“算了,反正是米娜自己的事情。”她很快就找到了自我安慰的辦法。突然肚子咕咕叫了起來,她這才反應過來,都兩點多了,一會四點就要去上班了。

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她就心煩意亂。

這個班到底還上不上?她知道自己這一次是真的有麻煩了。

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她知道自己還是會忍不住把紅酒潑到那個人臉上。只是經理已經說了,如果不能好好反省,這份工作就別干了。

她不明白,明明是對方的問題,為什么所有人都要她道歉?

她做不到像其他姐妹一樣,為了多拿幾百塊錢的小費,任由人言語調戲,這樣跟那些用身體和尊嚴換錢的人有什么區別?

她甩了甩頭,努力將所有的負面情緒甩出天際,看了李享一眼,“去吃飯不?”

李享搖頭,他并沒有什么饑餓感。

看他這個態度,女子頓時有些不開心,賭氣道:“不吃拉到,餓死你。”說完轉身便走了。

李享重新調整好狀態,剛剛準備一鼓作氣,沖破第一道關隘,房門又打開了。

李享感覺有些無奈,卻見女子提著一個袋子,大步走到床邊,將那打包好的午餐啪的一聲往柜子上一放,便氣呼呼頭也不回地走了。

片刻之后,隔壁也傳來關門的聲音。

李享知道,她總算是離開了。

轉頭看了看床頭的那一盒快餐,李享不由嘴角動了一下。

他已經記不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了。飯盒里傳出的味道讓李享很簡單地就能夠判斷出那盒子里裝的是什么東西。

他緩緩起身,打開飯盒,看著那自從進入先天境界之后就再沒有碰過的食物,先是皺了皺眉頭,這才極為生疏地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到嘴里。

紅燒肉入口即化,香味混合著八角和香葉特有的味道,輕易地敲開人的味蕾。

一口之后,李享有滋有味地嚼了起來,而且是越吃越覺得味道不錯。

飯盒里,有葷有素,甚至還附帶一碗清湯。

不一會兒就被李享一掃而光了。

他竟是打了一個飽嗝,長長出了口氣。看到桌子上還放著一張一百塊錢,他不由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

這是接近米娜一整天的收入。

少女和米娜經常錯班的,一個早出早歸,一個下午三四點才出門,凌晨才回到家里。盡管如此,她們依然像是黑夜里的兩點燭火,相互照亮彼此,相互溫暖。

這一日,米娜回來的很早,臉上明顯帶著開心的笑意。進門沒有放下挎包,而是看著李享道:“你知道嗎?今天我給你找了份工作。”

李享愣了愣,看著眼前的少女微微出神。

米娜以為李享不想做事,著急:“怎么了?你不喜歡嗎?”

“不是這個意思。”李享不知道如何開口。看到少女臉上的雀躍消失,他心里有些歉意。

“只是一個保安的工作,你要是沒想法的話,沒關系的,我跟我們經理說一聲就行。”她走到李享的跟前,看著他,歉意道:“我不是替你拿主意,只是下午紅姐說了一下,我覺得有點道理,如果有份正經工作的話,那就不用老是流露街頭了。這一次是剛好遇到我們,要是下一回還這樣…”

米娜眼睛有些微紅,說不下去。

她不敢想象一個人無親無故,最終餓死在街頭是什么感覺。

她很清楚,李享身上是一分錢都沒有的。

保安?李享眉頭挑了一挑,怎么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要一個女孩子為自己介紹這么一份高大上的工作。

他想讓少女輕松一點,于是笑道:“你看我這樣能行嗎?”

米娜頓時眼睛一亮,開心道:“當然可以了。你雖然看起來白白凈凈的,但是身上都是肌肉…”她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么,臉紅到了極點,連忙轉移注意力道:“你從二樓跳下去都沒事,做個保安肯定是綽綽有余的。”

“保安一個月能賺多少錢?”李享看到那張一百塊,笑。

米娜認真想了想,道:“應該有兩千八到三千吧,還是得看你表現,要是機靈一點的話,說不定有些大方的客人還能給你小費呢,那就說不定了。”

“那豈不是比你還少?”李享。

米娜翻了翻白眼:“別小看我,我可是做了快三年了,說不定哪天就升主管了,到時候一個月起碼能拿五六千。”

看她得意的模樣,李享拱拱手,認真道:“佩服。那我是不是還需要去面試?”

米娜一拍腦袋,“我這腦袋瓜子,差點忘了。快走,我跟經理說了,現在我們趕緊過去,要不然就被別人搶先了。”

一份兩千多塊錢的工作還有這么多人搶?

米娜可沒這么想,拉著李享下了樓。

這里離C區的距離不是太遠,不過為了盡快趕到,米娜沒有選擇坐最便宜的地下巴士,而是直接坐了短程快軌。

盡管如此,到神光俱樂部的時候,也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李享抬頭看著裝滿霓虹燈的四層建筑,突然有種錯覺自己回到了神降之前的歲月,那時候自己也才十幾歲,還只是一個準備迎接高考的高中生。

如果不是那場變故,現在自己會在哪里?

“我們快點進去,面試完趕緊去吃飯,都快餓死了。”米娜拉著李享就往后門走。

穿過后門,用應急通道上了四樓。米娜看到每一個人都熱情打招呼。而當他們看到米娜拉著一個男人進來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是有些驚訝。

“馬經理呢?”米娜著急。

“應該在下面招呼客人吧。”一名穿著職業服裝的少年回答道。

“對講機借我一下。”米娜直接拿起對講機,調到相應的頻段,稍微清了清喉嚨,這才對著對講機道:“經理在嗎?我是米娜。”

“有事嗎?”對面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米娜連忙道:“還是今天跟您說的那事,我朋友現在到了,您看下有沒有時間,面試一下。”

那頭沉默了一下,道:“你們等會,我一下就上來。”

米娜還了對講機,朝著李享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米娜,這帥哥是你男朋友吧?”旁邊頓時圍上來幾個人,其中一個笑著打趣道。

米娜年級雖小,在這團隊里卻是很是受人歡迎,主要是手腳利索,干活從來不喊累,同時人又長得清純可愛。

“去去去,別亂說。”米娜臉上微燒,好在在昏黃的燈光下,看不出來。

李享靜靜站在旁邊,腳下無數嘈雜的聲音清晰地傳入耳朵里,甚至就是樓底下音樂的聲音都是那么清晰。

“難怪平日里下班就跑回家,原來是偷藏了漢子啊。”另一個同事也開著無關大雅的玩笑。

“王鍇,你少說幾句話,沒人把你當啞巴。”米娜反擊道。“這位是李享,也是住我們D區的,以后可能就是同事了哦。”

“當保安啊?”王鍇看著李享,笑道:“看他這么瘦,能不能行,要真有人,可別第一個先跑咯。”

少年其實喜歡米娜很久了,但是一直都不敢表白,如今看到米娜帶著個男人進來,自然心里不爽快。

米娜哼了一聲,道:“你自己別第一個跑就行了。”

她看了看李享,發現后者并沒有在意,不由松了口氣。

姓經理說是一會就到,卻是足足半個多小時才滿臉汗水地走上來,他第一眼就看到場上唯一的陌生人,頓時皺了皺眉頭。

不是因為李享看起來斯斯文文,沒有威懾力,而是他身上的衣服。

他記得有一次,B區一個家族的某位真正大人物蒞臨神光的時候,就是穿著這種樣式的服裝。

當時,迎接的工作足足提前準備了半個月,為了那不到半個小時的露面,神光集團的最高層,竟是破天荒地提前一個小時在門口等候。

當然,跟那位大人物相比,眼前這少年同樣造型的服裝,顯得古樸無華。

“你想當保安?”馬經理推著那副完全是裝飾作用的眼鏡。

李享點了下頭。

“幫我請一下秦隊長上來。”他回頭對著人群道。

很快,一個足足有一米九幾的壯碩男子走了上來,身后跟著兩位穿著保安制服的青年。

“老馬,找**嘛?”男子聲音洪亮,中氣十足,望著給人一種壓迫感。

馬經理連忙堆上一臉的笑容,道:“秦隊長,您最近不是說人手不夠嘛,剛米娜給介紹了人來,所以讓您掌掌眼。”

一個娛樂產所的保安工資極地,但是能夠當上保安隊長的,卻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眼前的秦浩就是這樣,不談跟神光集團某位公子的關系,就算是在這幾條街,也是誰都要賣幾分面子的存在。

神光俱樂部這幾年極少有人,眼前這漢子有著莫大的功勞。

漢子轉頭,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很快就鎖定在了李享的身上,眉頭一挑:“他?”

馬經理連忙點頭:“是的,是的。”

漢子上下掃了李享幾眼,道:“身條比例倒是可以,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個繡花枕頭。小黑…”

后面一位黑人上前:“隊長。”

漢子看了李享一眼,眉頭一挑道:“這位是我們的副隊長,卡利斯,只要能在他手上走過三招,以后大家就是兄弟,如果過不了的話,也沒事,到樓下停車場去幫忙。”

“謝謝秦隊長。”米娜趕緊道謝,同時又有些擔心。

這黑人撞的跟頭牛似的,平日里米娜看到都會下意識地躲著走,可千萬別打傷了李享。

不過不管怎么樣,李享的工作算是穩了。

李享原本一直靠在墻邊,聞言盯著那黑人,隨意向前一步。沒想到竟也是練家子,可惜就是只是些外門功夫,實力只有后天三境而已,按照他的資質,如果沒有名師指點,撐死了能到后天五境。

當然,打十幾個混混什么的,跟玩似的。

黑人看著李享,舔了舔嘴唇,拳頭捏得咔咔作響,“放心,你要是能挨一拳不倒的話,我讓老秦給你加到五千。”

黑人說的一拳,當然只是試探性的一拳,不可能一個沒有練過武的人,真的能挨他全力的一拳。

“謝謝!”李享抬手,淡淡道。

話音剛落,黑人猛然踏出一步,他眼里還帶著笑意,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拳頭已經到了李享的腹部。

這五成力氣的一拳,足以讓一名普通的成年人在地上躺上半個小時了。

只是下一刻他就愣住了。

兇猛的拳頭只打在了一片衣角上。

黑人出拳的瞬間,李享只是默默地將剛才邁出去的那一只腳收了回來。

巧合,這一定是巧合。

黑人心里無奈到了極點。這小子顯然是還沒反應過來,只是很幸運地退了一步,剛好躲過了自己的一拳。

一定是這樣的。

“小黑,你這是故意給這小子加工資的吧?”旁邊,另一名保安大笑道。

“滾的。”小黑罵罵咧咧,臉上有些掛不住,看著依然沒有什么動靜的李享,道:“小子,不得不說你運氣不錯。但是接下來,恐怕就沒那么好運了。”

小黑已經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臉面收回來的。

李享靜靜地看著他,沒有表態。他只是覺得這黑人話挺多的,難怪中文說的這么溜。

“你要是連這一拳都能躲過,老子給你加到八千!”黑人冷聲道。

眾人頓時一陣驚呼。

八千,那可就是跟經理的基本工資持平了。

要知道經理每天可是起碼要吐上十次八次的,可是一個如果沒意外,就是吃飽了沒事站站崗的保安,這可是真正的高薪啊。

米娜急的額頭冒汗。

她才不要李享拿什么八千的工資,剛才明明是運氣好,黑人這是擺明了要報復的啊。

她無助地望向馬經理。

后者無奈聳聳肩,這已經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經理能夠控制的了。

李享依然沒有說話,在外人看來,這小子已經完全被嚇傻了,竟是連個回應都沒有。

黑人冷笑一聲,腳下的速度已經接近極限,在眾人的跟前如同一道虛影。

他化拳為掌,畢竟如果真是一拳下去,這小子就真的要廢了,盡管如此,暗藏的內勁也足以讓李享直接被崩飛出十米之外。

“中!”隨著一聲怒喝,黑人的手掌已經感覺到那長衫的存在。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pk10走势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