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抗戰女兵王

更新時間:2019-08-29 12:47:34

抗戰女兵王 已完結

抗戰女兵王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異想天開吧 分類:軍事 主角:夏君如馮洛明

主角是夏君如馮洛明的書名叫《抗戰女兵王》,本小說的作者是異想天開吧寫的一本軍事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畢業于東京大學的將軍之女夏君如,因為主張抗日的父親被當局處決,僥幸從南京流亡到臨江一所教會大學隱居,與同為共產黨員的校長助理馮洛明一見鐘情。抗日烽煙起,馮洛明為護校壯烈犧牲。急于復仇的夏君如,在戰斗中...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抗戰女兵王 8、血火洞庭 免費試讀

后來,馮洛明告訴夏君如:“這個衛約瑟是湯校長的前任,以他的資歷,別說一所學校的校長什么的,至少應該是臨江大主教了。即便當上紅衣大主教,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他的年齡比當今教皇的歲數還要大。可是這么老了,還蝸居在這個小教堂里。據說他年輕的時候做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仿佛到東方來,只是為了享樂和發財,根本不是要來做一個安貧樂道、品德高尚的傳教士,來代表教會傳達上帝的旨意。前年教會讓湯校長來接替他,說是因為又查出他屢教不改,貪污了學校的款子。唉......君如啊,你以后在學校工作,對這種人,今后你可要多個心眼哦。”

那天,她和馮洛明并肩走進福音堂的時候,大廳里早已是熙熙攘攘,十分熱鬧了。學校的師生們全部在這里做禮拜,還有少量的工友和農民,總共估計有兩百人左右,小小的空間里擠得滿滿的。

當馮洛明和披一身青春光輝的夏君如步入廳堂的那一刻,所有的脖子都伸得長長的,所有的眼睛都盯緊了美艷驚人的南京姑娘,瞬間這一小片天地變得靜謐無聲,兩百顆心都在對姑娘超凡的美麗,或是暗自覬覦,或是望梅止渴,或是肅然起敬。

“各位,各位”在老牧師衛約瑟開腔之前,馮洛明笑容可掬地高聲宣布,“這一位,是來自南京中央大學的夏君如老師,她畢業于東京大學,是我們學校第一個留洋回來的女老師。從今天開始,她正式任職于我們學校,暫時在大學部擔任十二班的班主任,大家歡迎!”

福音堂里立即響起一片掌聲、唏噓聲和嘖嘖聲。有個膽大的學生用英語:“馮老師,她是你的未婚妻吧,這么漂亮?”

馮洛明向那個家伙舉了一下拳頭。

夏君如的臉不禁紅了,就像一朵正在盛開的玫瑰。

衛約瑟這么大年紀了,又是牧師,又是教師,那次頭一回打交道,平心而論,沒有給她留下好的印象。

想起這些不多的往事,夏君如愈加怒火中燒,衛約瑟的**令她憤恨,一個喪失了精神家園的寄生蟲,一個邪惡到了極點的大壞人。更讓她氣憤的是江忠敏的卑賤。

她即刻將女孩子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史無前例地破口大罵起來:“江忠敏哪江忠敏,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你怎么生得這樣賤呢?你父母生養你沒有教過你呀?我問你,你是缺吃的呢還是缺穿的?我們學校里條件雖然不能說很好,可是別人過得,為什么你過不得?你要是這樣子,那你不如到街河口南岳坡去賣,你這個**!我說江忠敏呵,這樣子,你確實不如死了算噠!你這個沒有腦子的家伙,我問你,福音堂是什么地方?豈可玷污?你知道不知道呵江忠敏?”

她雖然痛心疾首,但很快意識到自己罵得有點過頭,簡直就像個粗野的潑婦在罵大街,聲音大得估計整個學校都能聽到。男女之情,茍且之事,不是每天到處都在發生著嗎?自己跟馮洛明,不也。。。唉,人世間,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其特別的原因,不可太苛責。

可是想想這事又特別氣憤,一個這么小的女孩子,居然跟一個爺爺輩的老家伙不倫,而且還發生在一所教會學校。這事要傳出去,學校就別想辦了,她甚至想起了曾經聽馮洛明講述過的晚清教案:個別傳教士與某些中國婦女發生感情糾葛,憤怒的中國人因此而圍攻教堂,將很多的傳教士斬首......

江忠敏的事,讓夏君如頭痛得不行。歷來睡眠就不好的她,連著兩個晚上沒有睡好覺。眼圈都黑了,也沒有想出更好的解決辦法。

馮洛明給她出了個主意。兩天以后,夏君如請示湯校長同意后,讓馮洛明與趙大勇一道,將江忠敏遣送回華容老家去了,她不想學校為這個女孩子擔太多的,也不想流毒所及,禍害其他的女學生。

他們開著學校的機帆船,從白沙灣順流而下,過了湖對岸的蘆絮灣之后,再逆江而上,直插華容縣塔市驛鎮。女孩子的家,就在那個江畔小鎮上。

夏君如叮囑馮洛明一定要把孩子交到她的父母手上,只說孩子心理上暫時有些障礙,需要休息,其他多余的話不用說。

他們啟程后,她跟湯校長一道,找衛約瑟先生談了一次話。

出人意料的是,衛約瑟不但不承認自己的過失,反而血口噴人,一進門就放開尖尖的嗓門,來了一通連珠炮:“你們找我談什么?有什么值得談的?你們是真想要陷害我還是怎么?你們說我跟那個小**有關系就有關系呀?你們的證據在哪里?你們把證據拿出來看看!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想把我搞臭,那是癡心妄想!我衛約瑟雖然來自遙遠的荷蘭,現在也是一只洞庭湖里的老麻雀,見慣了風浪的。我再問你們,有膽量搞我,為什么把那個小**送走?哼!”

湯校長一下子被老頭的話噎得要閉氣,半晌也沒法吐出一個字,只好捧起個大杯子不停地喝水。

夏君如只覺得滿腔的熱血呼地向上一涌,年輕的腦子一下變得暈乎起來。短暫的一瞬間,她想說點什么,卻沒有說出一個字。她大腦的屏幕上,快速回放起這個人平日里在校園里漫步、在福音堂布道的樣子,那樣一副目不斜視、道貌岸然的樣子,那樣一副和顏悅色充滿了欺騙性的樣子。

好一陣,她才咬著牙,冷冷講出來一句:“衛約瑟先生,我真的沒想到,您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人!我現在才明白,為什么你一個早應該當上大主教的人,到眼下這個歲數還只能屈尊在這里......”

“哼,我天生就是一個散淡的人,一個酷愛自由的人。我衛約瑟再不上進,也好過夏君如你這個特務。不要以為你的品位就比我高到哪里去......”衛約瑟惱羞成怒,歇斯底里的。

夏君如再一次血朝上涌,這一回她終于忍耐不住了!“特務”四個字,像四顆子彈,嗖嗖嗖打進了她的身體,打得她心尖滴血。她在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伴隨著強烈的粗氣,大吼道:“衛約瑟你這個壞人,我現在宣布,永遠不會再理睬你了!”

接著又補上一句:“從今以后,只要你在福音堂,我就不會去那里了,盡管我永遠都尊敬上帝!”

“嘿嘿......”衛約瑟冷笑道,“既然話都說到這個分上了,那夏君如小姐,我們就來比試比試,看看誰更狠!即便你天堂里的父母到了我這里,也只能執弟子禮。哈哈,跟我斗,你不覺得自己太嫩了嗎?哈哈!”

這天的一幕,讓夏君如十分的郁悶,郁悶的程度大大超過了她所曾經歷的大多數郁悶。

馮洛明下課回來聽說這事后,要去找衛約瑟的麻煩。湯校長也說:“個老家伙,確實有蠻氣人,嗨,當時我手都捏酸了,真想抽他。。。”

馮洛明似乎受到了暗示,便朝大門口沖,卻被夏君如扯住了:“那個人,就這素質,我們還是不跟他計較吧。”

這就是華容妹子江忠敏的故事,發生在濱湖大學校園里不久的真實故事,一切的細節都還沒被時光的塵埃凐沒,鮮活得歷歷如昨,深深鐫刻在夏君如年輕的心里。

“夏老師呵,你做點好事讓我在學校里住下來吧。大家都在躲兵,我一個孤身女子,沒地方可躲呵,嗚嗚嗚......”女孩子一直跪在地板上,小聲哭著,訴說著。

江忠敏的可憐樣子讓夏君如揪心,她最看不得別人可憐的樣子了,趕快上前將她從地板上扶起來,語氣關切地問:“那你的家人呢?”

江忠敏哭得更兇了:“一家人都被鬼子殺盡了,我媽媽和我兩個姐姐是被**死掉的,要不是我膽子大一點跳樓跑掉,也會是跟媽媽和姐姐一樣的下場。嗚嗚嗚,夏老師,真是慘哪,有一百多個鬼子兵,一百多個啊,完了再把她們三個人用刺刀捅死。不曉得鬼子對我們中國人哪里來的這么大的仇恨啊......”

一切都令夏君如震驚不已。她想,不知道委員長和他手下的那些將軍們,是如何部署他們的江防的,也不曉得號稱世界頭號軍事強國的德事顧問,是怎么給他們參謀的?這么大一個國家,怎么就這么不經打呢?政府官員都躲到長江上游的大山里面去,不管老百姓了......難道這場戰爭真的像某些分析家講的那樣,是一場要命的持久戰嗎?要不這個委員長就不夠格當這個偉大國度的元首,就應該給換掉!

夏君如不忍心將這個跟自己一樣沒有了親人和家園的江忠敏再次攆出校門,只好讓她留下來,在自己的手下做一些生活方面的工作。

不斷有壞傳來,恐怖得很,世道一下子變得兵荒馬亂的。個子矮小的人,在眾人的嘴里,個個都是燒殺的惡魔!

白沙灣教會學校里一位名叫李水生的采買,臨江城南郊天燈嘴人,進城采購學校生活用品的時候,因為長得有點細皮嫩肉的樣子,留了個小分頭,竟然被人當作派來的奸細抓住給槍斃了。這個人夏君如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因為她常常托他從街市上帶些生活雜品來,幾乎天天都在見面,是個說話細聲細氣有點娘娘腔,膽子小得走路都怕踩死螞蟻的人......

在李水生的葬儀上,夏君如哭得很動情。因為去北門校場給李水生收尸是她親自去的,其他人都怕去得,怕死人,更怕人。她是學醫的,沒這方面顧忌,便跟著馮洛明和趙大勇一塊去了。

李水生呵李水生,臨江南郊天燈嘴農戶家里走出來的小知識分子,天天在自己左右晃動的一個大活人,略顯紛亂的長發,羞澀怯懦的笑容,一個只曉得做事從沒有半點是非的老實男人,無緣無故就成了一具沒有靈魂和知覺的尸體。一顆子彈從嘴巴里打進去,從脖子后面穿出來,用臨江話講叫“對穿過”打了個“對穿過”衣服全部被血水浸透了,紙一樣慘白的臉,扭曲得都認不出來了。死之前,他該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在天燈嘴旁邊的破窯嘴李家祖墳地下葬的那天,李水生的老父母都哭暈過去。白發人送黑發人,慘!實在是太慘!

佇立在李水生給老父母修筑、卻被自己先用上了的青磚墓塋前,聆聽著茫茫湖水上回蕩的凄厲哭泣聲,她思緒紛披。

她回想起她剛到臨江后的第一個月,李水生把她和七八個平常走得近一點的年輕老師,請到自己坐落在天燈嘴的家里吃狗肉。

在水清沙凈的湖畔地坪里,李水生的老父親用幾塊泥磚架起一口大鐵鍋,殺了一只三十多斤重的大公狗,放了很多的辣椒、生姜、醬油,紅燒了吃。

那濃郁的狗,把湖上的船家都遠遠地吸引過來了,找他們討塊狗肉吃,事隔幾年那香氣仿佛還在她鼻子里涌動。

特別好笑的是,當時李水生用筷子夾著一根油汪汪顫動的狗腸子說:“寧要狗腸,不要爹娘!”

當時明明不在現場的老父親,像傳說中的仙翁一樣,忽然就站在了他的背后,斜著一雙眼睛說:“那你個賊崽子就莫認你爹娘噠啦......”把一地坪的人都笑噴了。

不過那狗腸確實是好吃,不肥不膩,筋道香酥,比狗肉還好吃,到現在想起來還齒頰留香,巴不得馬上再吃到。如果不是戰爭,她相信自己還會去找李水生討吃狗肉和狗腸。

兵都是魔鬼變的嗎?如果不是魔鬼變的,那就一定是畜牲變的,因為他們完全沒有人性!

到處都在“跑兵”“躲兵”或“跑”也就是逃難。天天都有死亡的信息傳來。。。有兩個數字讓年輕的夏君如觸目驚心—

一個是南京淪陷后的大,據外國記者估計,被殺者不下于三十萬,滾滾的楊子江水都被染紅了。夏君如不知道死者里面有多少是自己認識的人?不知道自己如果還留在南京,是不是也會躺在死人堆里?躺在那些被奸殺的姐妹群里?相比之下,自己的被迫還是最幸運的,父親啊父親,您真是英明啊!

一個是離臨江僅數十公里遠的南縣廠窖,因為收留了較多的在武漢會戰敗下來的散兵,幾乎殺光了混居在垸子里的三萬多軍民,燒光了那里所有的房屋,把那里變成了真正的無人區。僥幸逃出的少量者,一路狂奔到了臨江還心有余悸。

廚子麻保生的老家就是廠窖的,從投奔他的鄉親口里轉述出來的事件真相,讓夏君如對這個變得越來越壞的國家徹底失望。當年東渡去留學的時候,人的彬彬有禮和殷實發達,還有美麗的富士山和櫻花,溫泉,也曾深深打動過她年輕而充滿夢幻的心。現在,在她的心目中,幾乎就只是鋼盔和三八槍了。

快樂的廚子麻保生也垂淚了:“再也沒有老家了。。。”

最具諷刺意味的,是人竟然在臨江城高高的城墻上,用白油漆刷出“日中親善,共存共榮”八個標準的黑體大字,每個字都有兩層樓高!日中親善,殺了這么多中國人,“親善”二字何從談起呵?與其說是一廂情愿式的宣傳,倒不如說是對一個罪惡民族的無情諷刺,是對另一個弱勢民族的精神**!

堂堂大中華,豈容猖獗?

中國人沒有放棄抵抗,武漢會戰之后,接踵而至的著名的“長沙會戰”中日雙方大軍以臨江的新墻河為界,上百萬人在一百多華里的綿亙河岸上,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雙方傷亡甚巨,以至于汩汩流淌的新墻河水,亦由清洌可人的翡翠色變成可怖的鐵銹色,在二戰中一度震動世界。

了解這段史實的人都清楚,血戰新墻河,遠比血戰臺兒莊來得更駭人,更慘烈。在中民血肉之軀的拼搏下,在這條不大的河流兩岸,先后留下了十多萬具年輕的尸體,侵華被阻住在這條河流上達兩年多時間,而無法完成對重慶的多面包圍。

配合戰區的大會戰,各地軍民也都展開了一些卓有成效的抵抗行動。由地方機構組織的密緝隊和黨建立的游擊隊,一直在戰斗。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一支抗日隊伍,是由原臨江市專員王劍波領導的國民軍湘北挺進縱隊,有好幾百人,直屬第九戰區司令官薛岳管轄。他們以湘北第一高峰大云山為根據地,伺機向進犯臨江的出擊,讓臨江的百姓們心里充滿了希望。

黨的游擊隊,由馮洛明的地下黨領導。紅軍都了,留下的差不多也被殺盡了,目前的游擊隊,力量還相當渺小,有這么個說法而已。“不過再渺小,我們也得跟鬼子干!”不止一次,馮洛明這樣毫不遮掩地對夏君如說。此時此刻,他覺得不需要遮掩太多了。

是的,這話說到夏君如的心坎兒里去了。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pk10走势图解